主頁 > 谷歌網站建設 > 深度閱網站優化,讀

深度閱網站優化,讀

  并不意外的硬件短板,結合難得出現的軟件失敗,讓人們很難相信谷歌僅僅能夠依靠Fitbit就與蘋果抗衡。

  從2017年開始,Fitbit就開始銷量下滑、股價下跌,甚至相比2016年,在一年內下跌了100萬的銷量。而到了今年,根據 IDC今年1季度的全球可穿戴設備市場報告顯示,Fitbit在可穿搭設備市的場份額只剩下了5.9%。

  但確定谷歌可以依靠Fitbit殺入可穿戴市場之前,有幾個事實是我們要知道的。

  眾說紛紜之中,加強穿戴市場布局對標蘋果,是一種主流的說法。加上幾個月前,谷歌曾經以5000萬美元的價格收購安卓生態智能手表廠商Fossil的部分技術授權。如今又有了Fitbit作為硬件支持,谷歌真想阻擊正如日中天的Apple Watch也并非沒有可能。

  當然還有一種可能,是谷歌此舉是為了收購Fitbit擁有的FitbitOS,結合fossil的技術授權,進一步優化WearOS的能力,以更好的迎接傳聞中高通即將推出的可穿戴專用芯片。

  由此便引來了接下來的問題——對于科技企業來說,除了硬件本身以外,科技企業還能在可穿戴領域里找到哪些機會?

  尤其在如今的北美市場中,Q2季度獲得增長較快的兩個品牌三星和蘋果,都專注在智能手表品類中,可見如今消費者更關注的是智能手表產品,而非Fitbit所擅長的智能手環。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谷歌在硬件上的失敗是眾所周知的,谷歌也進行過類似過收購——2014年,谷歌曾以32億美元的高價收購了智能家居品牌Nest,但在數次重組后,Nest不僅在新產品的推出上十分遲緩,還一度出現了重大的質量問題,被亞馬遜下架。

  還有一種可能,是對可穿戴領域軟件的打造。其實很多人不曾了解,Fitbit在早期的成就,實則是軟件能力的成就。2009年推出的Fitbit,甚至不具備和手機連接的能力,用戶還要在PC端查看個人活動的各種信息。

  不僅硬件發展路途坎坷,谷歌在Wear OS的打造上也不算成功。人員的流失、沒有適合芯片適配,都導致了Wear OS的更新緩慢、性能不足,除了應用自身OS的蘋果以外,華為、小米、三星、華米等品牌都沒有選擇Wear OS。

  Fitbit從2009年推出第一款運動手環,從此人們開始記錄每一天的行進步數、心率和睡眠情況。這款產品的影響力之強,以至于很長一段時間內人們把一切運動手環都叫做Fitbit。如今Fitbit以21億美元的高價被谷歌收購,從創業公司的角度來看,可以說是實現了階段性的目標。當然人們更關注的,是谷歌此舉背后的目的。

  小米尤其面對著蘋果、三星、華為這些廠商都建立起智能手機-智能手環的生態連接之后,兩款硬件之間可以互相承擔功能分配,也為用戶數據建立起了堅固的圍墻。實際上不僅僅是蘋果、三星、華為,未來OPPO、vivo等等手機廠商推出的產品,都很有可能不會應用表現欠佳的WearOS。

  而谷歌雖然在硬件上發展不順,但只要有Android的存在,谷歌就從未缺席過移動軟件市場。從谷歌對Fitbit的收購中,也能看到一些除去硬件以外的機會。

  就拿最近即將推出的小米智能手表來說,提出的獨立對話、獨立打車、小愛同學等功能,實際完全被智能耳機中智能語音助理的能力所覆蓋。尤其當小米提出對標Apple Watch時,我們也應當思考,智能手表/手環領域中的硬件創新空間究竟還有多大?

  當然有傳聞稱,谷歌收購Fitbit是為了獲取技術,結合高通可穿戴芯片重啟傳聞中的自有可穿戴產品Pixel Watch,這也并非沒有可能。但現如今可穿戴市場,尤其是智能手環和手表,在硬件產品的范式上已經相對明確了。大致分為以Apple Watch為代表的智能終端延伸,以Fitbit為代表的硬核健身手環,以及以fossil為代表的時裝手表進化。

  功能日益重疊的智能穿戴,硬件創新空間還有多大?

  當然憑借谷歌在技術和供應鏈上的累積,不至于退居硬件、OS之后只專注于軟件競爭。但對于那些谷歌之外的科技企業來說,或許應當抓住其中的機會。

  文|腦極體

  關于Fitbit那些你需要知道的事

  原標題:谷歌收購了Fitbit,但智能手表的機會或許在硬件之外 來源:鈦媒體APP

  我們也可以由此進行推測,未來的智能手環/手表,或許將進入一個軟件競爭時代。誰能夠更好的建立起智能手表-IoT設備-手機之間的生態關系,誰能更好的利用智能手環/手表產生的數據來研發軟件,或許將成為一個關鍵賽點。

  首先,Fitbit雖然較早進入可穿戴市場,但如今的銷售情況并不理想。Fitbit取得成功之后,市場上立刻出現了諸如Jawbone這樣的同類產品,隨之功能更完善的蘋果和價格更低廉的小米都進入市場,Fitbit的前路也陷入渺茫。

  谷歌自身擁有強大軟件生態與渠道,結合AI能力,或許可以將Fitbit打造成多終端適用的軟件。尤其當三星、華為等等廠商都著重于發展可穿戴OS時,谷歌或許可以趁機推出一系列能夠利用可穿戴產品的殺手級應用。

  如果不是谷歌的收購,恐怕很多人都已經忘記Fitbit這一品牌的存在了。

  而正是Fitbit對于用戶行動數據的圖像化梳理、社交媒體分享政策結合Fitbit出具的健康信息指導吸引了用戶,而非Fitbit硬件本身具備什么不可替代性(事實證明Fitbit也確實被替代了)。

  也就是說,未來谷歌WearOS能夠擁有的,成都網站優化網,,除了傳說中的Pixel Watch以外,很有可能就是以fossil為代表的時裝智能手表,那些并不具備硬件創新能力、也不具備硬件創新需求的產品。他們能夠給谷歌,以及一切像谷歌這樣在智能穿戴硬件方面已經不占先發優勢的科技廠商所提供的,便是源源不斷的數據,以及軟件創新空間。

  可穿戴領域的機會,還有硬件之外

  同時值得注意的是,同樣是可穿戴設備,蘋果、華為、華米、三星等等一系列品牌推出的功能相對豐富的智能手表;但Fitbit所擅長的則是偏向于運動領域的智能手環,雖然Fitbit后來也推出了和Apple Watch十分相似的智能手表Fitbit Versa,但或許因為已經過了黃金時代,Fitbit Versa本身的銷量不算太好。

  Fitbit雖然現如今市場份額猥瑣,但仍然累積了2800萬的用戶,尤其很多用戶應用時間較早,積淀下的持續跟蹤數據價值很高。尤其谷歌母公司Alphabet旗下還有健康科技部門Verily,雖然谷歌聲稱不會在廣告業務中應用Fitbit數據,但Alphabet是否會將Fitbit數據應用于健康領域的研究也未可知。

  首先就是很多人已經意識到的健康大數據。可穿戴設備,尤其是手表、手環通過對人體體征、睡眠數據、行動數據等等記錄,能夠如何撬動大健康產業,蘋果已經打下了樣板。

  而這三種產品在硬件功能上又是各自有所重疊的,例如幾乎每一類產品都具備計步、睡眠、體征監測功能,而手環和智能手表都具備NFC支付功能。而功能最全面的智能手表,其中又有很多功能與手機本身以及未來的智能耳機有所重疊。

  在科技市場中,硬件和軟件本來就是兩條可以重合卻也可以分離的路徑。就拿手機市場來說,蘋果雖然一直憑借著硬件能力和較大的利潤空間在硬件市場占據巨大優勢,但在近年來遭到其他廠商追趕后,也逐漸轉移到獲取軟件層面的收益。

原標題:深度閱網站優化,讀


發表我的評論
取消評論
表情

Hi,您需要填寫昵稱和郵箱!

  • 昵稱 (必填)
  • 郵箱 (必填)
  • 網址

東弗谷歌SEO優化為北京、上海、深圳、廣州、東莞、重慶、長沙地區客戶提供谷歌seo推廣、谷歌優化、外貿網站建設、外貿推廣、搜素引擎優化。

Copyright 2015—2018 網站地圖|網站地圖txt
在職研究生 成人自考 在職研究生 成人自考 專升本自考 廣東自考 本科自考 自考專升本 自考本科 自學考試 自考報名 在職自考 自考專業 自考網 自考學歷 研究生自考 考研報名 考研 考研預報名 研究生考試 同等學力申碩 研究生招生 研究生院 同等學力申碩英語 在職研究生報考條件 碩士研究生
(-^O^-)MG猫头鹰乐园首页 让分胜负成蓝彩主力军 七乐彩和值走势图带连线 3d彩票 中国mba商学院排名 对个人进行理财分析 bg视讯如何套路玩家 香港六合彩开奖彩结果 188 沙巴 im体育平台 二八杠玩法 重庆时时彩是不是真的 内蒙古快3预测彩乐 澳洲5开奖 三分赛车冠军走势技巧 双色球预测最准确 大发pk10冠军单双 股票技巧